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去外婆家的路上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去外婆家的路上,关于去姥姥家途中在车后座的介绍

去外婆家的路上

二0一七年一月二号(农历十二月五日)我们兄弟姐妹去参加三舅母的祭奠仪式,因祭奠仪式在晚间进行,白天似乎无事可做,于是背上单反相机,去寻找小时候外婆家的记忆,我们一行十一人踏上了去外婆家的路,从舅母新家到老房大约是二公里左右,那是一条乡村小道。道的两旁有水稻田、小溪、小桥、两边是山岭。这是一条我从出生一直到高中毕业,每逢正月初都必须走的路;这也是去外婆家的必经之路。随着日积月累,我爱上了这种行走在路上的感觉。

那时的条件差,从老家大瑶去外婆家大约有二十五华里,完全靠双脚走,今天我们又踏上了去外婆家老屋的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是忧、还是喜、都不是,是一种怀旧的情结在涌动。虽然我们每年去给舅母拜年,但去老屋还是六年前的事,虽然老屋早已经无人居住,但它留下了我从童年到青年时代的记忆,那里有大多的故事值得去回味。

一路上兄弟姐妹边走边看边回忆,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杨祥庆表姐夫他老家的门前,看到老屋破烂不堪,内心有些惆怅。记得小时候路过此地时,这里住有几户人家,还要特别警惕这里的大黄狗,遇到陌生的路人就会冲出来咬人。每每想起此事,至今心有余悸。穿过老屋堂,是一个较为陡的山坡,坡中段左侧有一巨石,当地人称她为石姑娘。小时候路过此地时,经常看到巨石下装有香烛、烧有钱纸。我曾问母亲,为什么一些人要对石头跪拜。母亲忙说:不许你胡乱讲,石姑娘是神的化身,拜祭她可以消灾治病。今天路过此处时,昔日香火不见了,巨石被青草和树滕盖住了,但它还是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穿过姑娘石之后,前方有条叉路,一条通往黄岭冲,另一条就是通往外婆家和毛家冲的小路,以前分叉路口小渠上有小木桥,现在桥也没有了,幸好小渠不宽,可以跨过去,路被杂草和灌木俺盖了大部分,拔开灌木行走到石台,休息一会儿,这里是外公当智能家居企业可以很简便的将这些功能推送给消费者年造纸的地方,以前造纸打浆用的石磨盘就是历史见证,这里是黄岭冲和毛家冲交叉之地,它汇聚了二个冲的水流,储水推磨,打浆造纸。随着时代的变迁,造纸技术的蓬勃发展,这些陈旧的造纸工艺,在当今社会几乎消声灭迹了,但这石盘见证了外婆家当年的。

我们坐在石台上休息片刻,合影留念当做纪念,走到舅舅曾经种过的梯田,十几丘田变成了草地,田硬上也长满了杂草,山坡上方便是外婆家的老屋堂,抬头望去已经无踪无影了,顺着羊肠小道往上攀登,来到小舅家曾经的菜地,菜地上长满了灌木,唯有一棵老桃树记录着岁月的苍桑。坡顶是一棵枇杷树,虽然已到浓冬季节,但枝叶依旧郁郁葱葱,树旁的小路虽被灌木所遮盖,但下面的路仍然清楚可见,老屋遗址已经变成了灌木丛,老屋后的杨梅树比原来长的更大更繁茂;三舅菜园内的板栗树已是叶落枯黄,松山尖上的松树也不见了踪影,山尖石灰坪也渐渐被杂草所覆盖,唯有坪旁的岩石还记录着我少年时记忆。

通往黄岭冲的小道两边长满了小叶橛。坡底是叫野猪坡,曾经听母亲说:解放前归外婆家所有,这里原先是种植红薯,解放后冲公到了生产队,三中全会后分田到户,现在种上了杉木。穿过野猪坡路越来越难走,被山洪冲毁的路也无人修,我们走着走着前面又是一片灌木林,路也找不到了,只好自己寻路。穿过水渠后来到了黄岭冲,当年这里是生产队人口集中区,有十几户人家,而今也空无一人,只剩下两栋遥遥欲坠的土壁屋,还有几只家鸡在老屋四周寻食。

看到面前的景向,追思儿时的记忆,百感交集。是时代发展大快还是怀旧的思绪所累,一时无以言表,穿越山坳来到漆坡,这里曾是外公种漆树的山坡,几十年的变迁,漆坡找不到割漆的树了,现在变成了一个天然的养鸡场。翻越山顶后,我们开始下山向碧溪塅方向前行,途经一家花炮厂,因下坡大陡,再加女同胞穿着高跟脚,行走速度放慢,兄弟们只好边走边等。到达表姐夫大儿子老发”家,休息喝茶,在他家前、稻田里拍照留念,背景是六峰尖”

儿时母亲经常验一首打油诗:老子本姓曾,家住六峰尖。白天冒一个,晚上千上千。这首打油诗讲的是早期家曾涤带领红军在六峰尖活动的场景。曾涤是首批授予少将的将军,也是当地曾姓人的骄傲,因曾涤与外公是堂兄弟,所以母亲每每讲到娘家的事,总要提到曾涤少时的事情,现在曾将军早已经去逝,人们对他的印象开始淡化,但六锋尖的名气却是曾将军赋予的。

岁月,或许抹去许多的记忆,却永远抹不去少年时美好的印迹,和刻留在我们心中母亲慈祥的话语,每每回忆起走在外婆家路上的这些往事,都会感受到那浓浓的亲情,友情。穿越那曾经的日子,今天,再次踏在去外婆家的路上,我轻轻推开时空的门,追忆过去去外婆的喜悦和欢心…。

2017年1月2日

行走在外婆家老屋的路上

外公造纸用的石磨盘

在外公造纸遗址石坝上合影

在舅舅种过的田地里合影,竹林上面就是外婆家老屋遗址。

六年前拍摄外婆家的老屋照片

站在小舅家菜园遗址拍的照片,背景是有一百余年的枇杷树。

弟弟和弟媳在三舅菜园前的合影,背景树就是三舅家的板粟树。

兄弟和妹妹在外婆家老屋遗址合影。

姐姐在外婆老屋遗址的照片

外婆家老屋后面的杨梅树

新梅与晓红在枇杷树下留影。

守然与文杰兄在枇杷下合影

在松山尖上表兄妹在一起合影

姑嫂在通往黄岭冲道路上的合影

野猪坡彬树林留影

在通往黄岭冲的路上,路不见了,自强在前探路。

黄岭冲残破的老屋

黄岭冲残破老屋下的土鸡

六年前黄岭冲老屋照片

路过黄岭冲老屋前的照片

漆树坡的照片,下图是漆树坡的天然鸡场。

穿过花炮厂,向碧溪塅方向行进。

六峰尖照片

文树背景图是六峰尖

在老法家休息喝茶

通往礕溪塅的老桥

桥头,南川河畔百年老樟树

通往表兄家的道路上

桥头、南川河

桥头、渡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外婆家

《外婆家》是由米蒂(ShelbyChrist)演唱,该歌曲收录在《外婆家EP》,这首歌曲带我们领略了她所有关于童年、关于外婆的故事。《外婆家》这首歌曲意蕴如此安静的歌词,沉静而渺远的旋律,勾勒出如诗如画的往事。米蒂通过这首优美的歌曲带我们领略了她所有关于童年、关于外婆的故事。我们每个人关于外婆的回忆各有不同,让我们回顾往昔,重拾那些似微不足道而又无比珍贵的回忆。一曲《外婆家》开启心中尘封已久的美好记忆,也让广大中国歌迷认识了这个大洋彼岸的美丽姑娘。

延伸 · 推荐

《鹤城晚报》发表远方作品:回塔子城姥姥家

远方:回塔子城姥姥家。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带我回姥姥家的经历一点儿也没有留下。能记起来的,是母亲病故后,我从四、五岁开始,每年都要跟着去姥姥家。春节过后,一到正月初三,就背着或抱着我,从小李地房子村出发...

远方: 回塔子城姥姥家

在我的记忆中,母是为了呼吁全社会更加关心少年儿童的生存权、保障权、抚养权和受教育权。这个节日不只是为了孩子的快乐而存在亲带我回姥姥家的经历一点儿也没有留下。能记起来的,是母亲病故后,我从四、五岁开始,每年都要跟着去姥姥家。春节过后,一到正月初三,就背着或抱着我,从小李地房子村出发,步行到汤池站坐大黑头...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变化1 评估价格完全依照市场.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已经迅速导致多个草莓主产区草莓滞销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武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西宁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
长沙哪家医院白癜风医院好
相关阅读
越来越多人阳台不用来晒衣服了现在都流行这
· 这一群人把整个都变成了度假的地方营养

结束之后,这一群人把整个都变成了度假的地方,不分昼夜的狂欢。好像是天上的太阳永远都不会沉入西方的山头,而月亮也同样的永远躲在乌云的背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