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这一群人把整个都变成了度假的地方营养

时间:2021-01-16   浏览:0次

结束之后,这一群人把整个都变成了度假的地方,不分昼夜的狂欢。好像是天上的太阳永远都不会沉入西方的山头,而月亮也同样的永远躲在乌云的背后。

狂欢吧,为的未来干杯。

6月 我和天下的大多数人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也和所有普普通通的孩子一样,心里蕴藏着天马行空的。这些梦想虽然是那么的滑稽而可笑,但是却是它牵系着我一步步向前走去。直到停泊的码头。

那一年,我们一起走过。

那一年,我们留下了不堪回首,难以覆灭的往事。

兄弟们,哥们们,姐妹们,你们到了哪里?

我们还能不能像小一样,每天晚上一起躺在草地上数星星,然后朦朦胧胧的睡过去,做着甜蜜而深沉的梦。还能不能在一觉醒来之后彼此嘲笑对方,衣服上染上了青草的翠绿,头发湿漉漉的滚落着露珠。伸出稚嫩而白暂的小手,抚摸在“十二五”期间着你的青涩秀发,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檀香木的梳子,把它的香气融入你的头发里。笑着说,真香啊。

或许,不会了吧。

时隔多年,今日我再也看不到你闪动着幼有时甚至可以发生致命的过敏反应儿灵光的眼神,再也看不到你曾经不携带私心杂念的小酒窝。你说,是世俗颠覆了我们,还是世俗打败了我们啊,其实,都是一样的。

我们长大了,变得沉默了,心里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不愿意再向别人倾诉,哪怕是至亲至爱的人,我们在心里都或多或少的持有一丝莫名的隔阂。

或许你最真实的一面只有在酒桌上喝得沉迷乱醉的时候,才会跟我将心比心的讲出来。你眼神迷茫的又哭又笑,摇晃的娇软身子走到我身边,紧紧地抱住我,哽咽的笑,你说,灵溪,我累了,真的好累啊。而我也同样地带着七分醉意,席卷着对你因爱恋而滋生的责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你指指点点,我说,你真是最傻的人,你活该。

你曾经在喝醉的时候,伏在我稚嫩的肩头。哭着哭着,无声无息的沉睡而去,猛然间醒来的时候,酒水吐了一地,当然,也弄脏了我的衣服。我轻轻地摇摇头,满脸怜惜的对你说,为要折腾自己。

你大哭,还是紧紧地抱着我,不管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嘴角残留的粘液,嚼碎的食物,酒气十足。你动作变得缓慢而颤抖,拿起我的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低声唏嘘,灵溪,我这里,很疼的,你能懂吗?

我说,我懂,谁比我更懂你。

你妈妈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噗嗤一声的笑了,轻叹口气,说,你不懂。

我点点头,对啊,我不懂,我怎么会懂?我只是你口袋里的一个小玩偶,虽然形影不离,可是那一层薄薄的衣纱隔开了你我。所以,不同的世界。

毕竟我不是你,我或许会对你关切入微,无微不至,可是我真的无法完全去懂。恍惚间,一阵阵莫明的,我觉得人好复杂呀,谁都看不透谁。那些无情的早已经掩埋了我们的纯真,并把我们的灵魂上栽满了伤痛的种子。

你还是边哭边笑,时而乱扯自己的长发和衣角,时而睁开眼睛看看我。我知道,现在的我在你眼前只是一副模糊而虚幻的摸样,或许,你醉成样子已然不记得我是谁了。

我轻轻地在你耳边说,我是你的羁绊。

对,就是羁绊。

那些传说羁绊,那些最岁月中慢慢流逝的羁绊。

那些在梦里沉睡时呼唤着的名字,那些在一觉醒来之后眼角挂着的泪痕。

这个名字不是你还会是谁?

除了你,谁还会值得让我流泪,还会为谁?

你好像很虚弱的样子,又一次在醉意中睡着了,我还是静静地坐在冰冷的餐桌椅子上,看着你泪流满面的样子。泪水好像是像疾病一样可以传染的,我竟然也情不自禁的哭了。或许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为你难受,或许是为曾经悲天悯往事,或许是我的神经已经被酒精彻底的麻醉,总之我哭了,我***的哭了。

你好像听见了我的哭声,也好像是被我的哭声吵醒了,你睁开眼睛,抬起头,指着我通红的眼睛,稀里糊涂的笑了,你说:灵溪,你哭了,你这个爱哭鼻子的小孩子。

我拿起一张柔软却略显冰冷的纸巾轻轻地拭去泪水,掩饰说自己胃疼。

你说,你别装了,咱两谁还不知道谁吗?

嗯?难道我们两个人真的那么了解吗?你还是像当初一样了解我吗?你没有变吗?还是,我没有变?多少年来,我们慢慢成长的骨骼和轮廓,已然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而我们慢慢经历了的伤痛和沧桑,已然把我们胸口里最柔软的地方塑造成另一番摸样。你说我们的身体变了,心也变了,还会是从前的我们吗?你真的还了解我吗?

我没有质疑你说的话,只是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你仿佛有滋生了一股哭泣的力量,再一次埋入我的胸口大声地哭泣,而我,刚刚擦干的泪水又重新滴落。我用力的在你已经麻木的后背上拍了一下,你猛然颤抖着吼道,灵溪你干嘛,你弄疼我了。

我想忍住哽咽声,平静地对你说,可是出乎意外的是我的声音还是那样的颤抖和抽泣,我说,你***的别给我哭了,我不想看到眼泪,你是知道的。

我认为我说的话底气十足,可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祈求的语气。我好恨自己不够坚强,我好恨自己在当时不知所措的样子,我还想重重地扇自己一下耳光,让疼痛驱散心灵的创伤。

灵溪,明明是你在哭,我才没有哭。 你忽然调皮地微笑,像小时候的样子,两颗浅浅的酒窝,带着迷人的醉意。

我被你逗笑了。

其实你知道,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哭泣。

其实你知道,只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我哭,那就是 羁绊 吧。

其实你知道,不是在我喝醉的时候,又怎么会这样?

其实你知道,如果是陌生人在我面前撒娇哭闹,我又怎么会舍身相陪呢?

其实你知道,可是在你们面前,又是多么的无法掩饰那仅存的从不外露的热情。

离开的时候,你一路哭哭闹闹,竟然忘记了是我把你背回了家,你傻吗?

可是,又谁让你是我的羁绊啊。

当你在我背上含含糊糊的一遍一遍地重复说,灵溪,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那时候,你或许不知道我轻轻地顿了顿脚步,想说几句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我忽然间变得沉默寡言了,我的华丽言辞都已经烟消云散,就像我们旁边吹着路灯摇晃的风,把我的思绪,我的牵挂,我的伤感,我的苦楚,轻轻地吹散 吹散在昏寒的灯光里

我以为深夜寂静的街道上只有自己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我们两个人在脚步声中慢慢地融入黑暗。可没想到超市里响起了周传雄的《关不上的窗》,那一句 我听见,寒风,扰乱了,叶落 在 寂寞章句中的巷弄 怕听见孤单 在隐忍的 ..夜晚 是被爱 刺痛啜泣者 的胸膛

我记得我是听完了才离开的,你还记得吗?

西宁白癜风哪好
肺部病变
佳木斯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相关阅读
越来越多人阳台不用来晒衣服了现在都流行这
· 观察的重要性挑选萨摩耶应注意哪几个观察要位置

挑选优质的萨摩耶,它的健康是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了,要知道一只萨摩耶是否优秀,除了和它的品种纯种以及特点有关,它的身体健康状况也是非常重要...

友情链接